是否会反过来影响学校的管理效率

2018-09-09 15:47

吉林大学近日制定了新的《吉林大学学术委员会章程》,其中规定,学校领导和职能部门负责人不担任各级学术委员会委员职务,实现了行政管理与学术决策的相对分离。(7月9日《人民日报》)

在笔者看来,大学精神的核心既然是人文是学术(即以文化传承为宗旨的“以人为本、以文化人”的育人精神和以创造文化为目标的“自由、严谨”的学术精神),那么,大学精神的回归根本不需要“官”的掺和。因此,我们在高校的改革上动作还可以更大些。这个大动作就是取消高校的行政级别——高校的行政级别是导致高校严重行政化和大学精神缺失的根源。

其四,吉林大学的政学分离实际上还是在大学内部高度行政化的道路上徘徊,它不可能从根本上改变行政权力凌驾于学术权力之上、学术研究被边缘化的趋势。试想,一个搞学术研究的普通教师哪什么对“厅局级”的领导视而不见?而一个位高权重的领导又如何能习惯没有下属或任凭下面“胡作非为”呢?即便领导愿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没有领导参加的学术委员会能否顺利高效运转,是否会反过来影响学校的管理效率,是否会出现“两张皮”……这些都值得深思。

其一,我们从政学的分离字面上就可以这么理解:当领导的老老实实去当领导,搞学术老老实实去搞学术;做领导的不得干涉搞学术的,搞学术的自然也不能去搞管理。这种想法听起来是可行的,但仔细品味,感觉有些不妙。管人管事的还是领导,学术的研究方向、经费状况等最终都还得看看领导的脸色,毫不夸张地说,学校领导的态度往往决定学校的学术发展状况。因而这种政学分家的做法恐怕仍打破不了“大学的行政机构有千万条线,条条都伸到而且捆到具体的教学和科研单位身上”的传统局面。

其三,政学分离后笔者反倒担心,一些长期远离学术的行政人员对教学一线更加生疏,从而在制定一些政策、措施等时与一线的实际情况脱节,进而衍生出管理和学术的矛盾冲突。于是,当行政人员和学术研究者之间一旦发生矛盾冲突,作为搞学术的,如果本身不是领导,同时也不是所谓的“大牌”,加之没有“后台”的话,那么就只有忍气吞声,不敢和行政力量想抗衡,如此“逆来顺受”,必然不利于学术的发展。

据了解,截止到2005年1月,清华、北大等31所重点院校的行政级别为副部级(加上副大军区级的国防科技大学共计32所);而一般本科以上的高校都是厅局级,专科高校则是副厅局级。显然,凡高校皆有级别;有了级别,举校皆官的“官本位思想”自然形成,就连一些民办高校也有模有样地弄起一套“官位”齐全的架构,动辄将高校工作人员所在的职位与“官场”里的厅级、局级等级别一一对应。显然,只要行政级别在,行政和学术就不可能剥离干净。因而,要想高校自主、民主办学,必须摘掉其官帽,明确取消高等院校的行政级别,让所有的高校职工回归园丁本色、回归学术本位。

应该说,为了换回大学精神,为了让那些教授不像教授官员不像官员之人回归本色,吉林大学将行政职务和学术职务分离的做法是值得探索的,但令人遗憾的是,这种改革制度存在着明显的缺陷,它依然跳出传统的套路,它也唤不回人们所期待的大学精神。

其二,在“媚官”“畏官”现象泛滥的高校里,政学分离的效果必然捉襟见肘。因为政学分离意味着行政单位和领导级别依然安然无恙,显然,只要这些机构和领导的权力在,它们就必然要管人、管事。因此,有行政职务的依然要管有学术职务的,而有学术职务的依然想去弄个行政职务。于是,我们不难想象,在没有很好理清行政和学术关系的吉林大学,其最终结果是,学校的行政还是要管理一切,顶多不过这一切都通过学术实现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