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岗自杀身亡

2019-04-04 19:35

浦代英说,这三种错误,在三反、五反运动中是严重的,但更为严重的是他的自杀。在当时人们的政治意识中,任何人都不仅仅属于你自己,你既然是一个革命者,是一个共产党员,那么,你的一切,包括生命就都属于革命事业,属于党。推而论之,一个人的自杀也就不仅仅是一种个人的行为,而是对革命、对党的背叛。对于这种叛党行为,党应当给予严厉的惩罚。结果是:乐少华死后被开除了党籍。

1971年初,聂元梓被隔离审查,限制行动自由。1978年4月19日,她被捕入狱。1983年3月,她被以反革命宣传煽动罪、诬告陷害罪判处17年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1984年6月,她被准保外就医,1986年获得假释,住在北京亲戚家的一幢老旧楼房。

然后,邓朴方利用上厕所的机会,推开一扇窗,从三层楼上一跃而下。结果,身体在空中被一根铁丝于腰部拦了一下,之后翻了一个滚,背部先落地。嘭的一声,他的脊骨第一腰椎和第十二胸椎骨折断了。他当场晕了过去。

我无限忠于党,忠于毛主席。但是,由于我对文化大革命很不理解,特别是对我父亲的问题很不理解,在文化大革命中说了一些不该说的话。这些话涉及到无产阶级司令部核心秘密的事,这些不能扩散。现在造反派非要我讲(不可),我不能讲。在这种情况下,我实在无路可走了

在看押期间,1968年的一天,邓朴方被宣布为反革命。北京大学有一个校园广播站,每日定时广播,高音喇叭在校园的每个角落都听得见。一次,广播站在播放北大新闻时,突然宣布:经查获,黑帮老大邓小平的儿子、我校物理系学生邓朴方,与某某等人结为反党小集团。

邓蜀平在贵州那个偏僻地区被斗得死去活来。到最后,他就干脆自绝于人民,畏罪自杀了。邓蜀平自杀的具体情况不详,但他自杀的时间是1971年3月15日,年仅58岁。

邓朴方在父亲复出后,立志为残疾人服务,创立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成为中国残疾人事业的开创者。

这个消息正好被邓朴方听见,虽然是无中生有的新闻,但当了反党集团分子还得了?对邓朴方是一个莫大的打击。为了表示自己没有反党,证明自己的清白,绝望之中的邓朴方情急之下采取了一个决然的行动,决定以死证明自己的清白。

对于乐少华的自杀,没见到过连襟邓小平的评价。两年后,邓小平揭发高岗反党阴谋。1954年8月17日,高岗自杀身亡,死后被开除党籍。1980年5月30日,中共中央宣布对乐少华平反昭雪,恢复名誉。

我的三叔邓蜀平(邓先治)解放前是个小地主,人没有什么本事,还抽点鸦片烟。解放后父亲把他送去戒了烟,让他受了点革命教育,然后一直在贵州省六枝地区做点工作。文化大革命期间,因本人的地主成分和他兄长的倒台受牵连,被迫害致死。

其实,这个时候,邓小平在江西新建县,情况比文革初期要好多了。一年后,1972年3月10日,中共中央作出《关于恢复邓小平同志的党组织生活和国务院副总理的职务的决定》,邓小平再次复出。(据《无悔的岁月》、《我的父亲邓小平:文革岁月》、《邓小平之弟邓蜀平的故事》)

到底是谁整了乐少华,谁是祸首呢?浦代英在回忆录中没有明说,只有一段暗指高岗的文字。

审查结论认为乐少华生前犯了三个严重错误:一是他曾经做决定用公款为军工局处以上的领导干部每人买了一块手表,被认为是集体贪污,乐少华要负主要责任;二是他曾经派人到农村收购农民的粮食,在当时的形势下,被认为是对农民的剥削;三是他曾经指示有关部门将从日本人遗弃的炮弹中取出的黄色炸药卖给天津商人,在这场交易中,乐少华有收受贿赂的嫌疑。

邓榕说他人没有什么本事,可能是与他的两个哥哥相比吧。事实上,解放前,邓蜀平在广安还是一个知名人物。他不完全是一介平民,在当地还是有一定影响的,甚至被认为是一位能够呼风唤雨的人物,他参加过当地很有势力的帮会组织,被称为袍哥大爷。他在当地说话办事,就是国民党的县太爷也不能不给他点面子。

邓朴方跳楼后的情况是悲惨的,三姐邓榕回忆:朴方摔伤后,北大造反派也慌了。他们把邓朴方送到一家医院,医生一听是第二号走资派的儿子,竟然拒绝治疗。此后一连送了几家医院都不收后来听说聂元梓急了,硬让与她同一派的北医三院收下了事。

为什么邓朴方被打成反党集团分子呢?邓朴方后来回忆:(他们)说我攻击江青。我也不是攻击,就是江青在北大讲话时很不像样子,我在底下说了一句看你猖狂到什么时候,被人听到了。

在西南军政大学毕业后,邓蜀平和老婆一起分配去了贵州工作。后来被当做民主人士而受到了重用,当过郎岱的副县长,后又调任六盘水特区的六枝市副市长。文化大革命的风暴掀起后,以邓蜀平的特殊经历和地位,自然是在劫难逃的。况且,邓小平在文革前期一直被定为党内第二号的走资派。

1950年春,邓小平担任西南局书记后,把他召到重庆,吩咐说:立即回协兴去,把全部家产分给穷苦农民,一样不留。邓蜀平立即付诸行动,然后带着老婆谢全碧双双进入了西南人民革命大学。此时,他已经年过四十。

刚刚少年长成且又血气方刚的邓朴方选择以死证明自己清白,一是他确实没有反党且认为自己对党是忠诚的;二是以这种方式也表明了他多少还有些幼稚,死前他还偷偷写下了绝命书,其中说: